時間

他们都在向前 而我留在原地

《Campus》03

√现代师生

√学生卡×体育老师土

√止水和鼬都是Alpha

√私设宇智波族人对本族人的信息素免疫

√作者放飞自我系列








如果说家里的斑老爷子是宇智波带土头等头痛的大事的话,那么排在第二位的就是发情期。不光是在发情期间确实难熬的缘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有些反感自己Omega的身份。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似乎天生对信息素不是很敏感以及加上后天动过手术的身体,在日常生活中的影响不是很大。




但是发情期不一样,它会让你从内到外让你感受到身体的异样,完全的,不留一丝侥幸。



[那群小鬼安分下来也好]





带土扬起头灌了一口啤酒,在今天的体育课上隐隐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热喉咙发干。这是发情期的前兆,他本人对此在清楚不过,但这次来的比以前提早了十多天。



不用想,肯定是Alpha信息素的影响。


止水已经好多次劝说自己去找个Alpha,就算是暂时标记一下也行。总好过一直用抑制剂,这个不光对身体有害,严重的话还会影响性腺的正常工作。


最后的结果就是止水的劝说被他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各种奇葩的理由曾一度气的以脾气好而著称的止水差点抄家伙把自己赶出去。



现在的他可没什么精力去管那些小鬼们,光是应付发情期就足够令人头痛。


将空了的酒罐放在石桌上,仰头看着半挂在空中的月亮。今天斑过来了,唯一能稍微压制他一下的鼬也出差了,他不想回去。


但是留在这里好像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带土老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吗?” 银发学生拨开叶子,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你才是大晚上来这里干什么,约会吗?”带土挑着眼看他。



“老师在说什么啊……” 银发的学生将围在脸上的围巾解开,连同将手中的书一齐放在了石桌上。


“不打算请我喝一罐吗,老师——” 他抬起下巴点了点桌上袋子里还没开封的啤酒,还专门在末尾“老师”的发音上拖起了调子。


带土低笑着说 “我们还没熟到这个地步吧。”

手拿起一罐新的啤酒,在年轻学生的面前晃了晃。 “而且未成年人禁止喝酒。”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规定……”卡卡西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老师,明明他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



他看着眼前的人再次举起易拉罐,渗出的酒液顺着唇边流下,划过喉结,消失在那件常穿的黑色T恤衫里,直到有一小部分泅出水印。



忍住伸手触摸他嘴边那道疤的冲动,他用目光描绘着男人的轮廓。



[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好久。]


“这样没事吧?” 他突然开口。带土看向卡卡西,眼里充满疑惑。


“老师你在学校有许多不好的传言吧,和我一个Alpha在一起没关系吗?” 他眼睛盯着带土,生怕看漏了什么。



“比起那些谣言我觉得现在应该提防一下你。” 带土慢悠悠的说着。“把你的信息素收敛点,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



“老师觉得我很危险吗?” 他周身被Alpha的信息素包围,对面的人却摆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带土站了起来,仿佛无视了对Omega致命的信息素径直走到对面人的身旁,拍了拍那人俊秀的脸,声音里满是火气。


“你这样的小鬼,来多少都不够我看,还有我讨厌自作聪明的小鬼。” 他顿了一下,停留在脸上的手向下移了移,摩挲着Alpha嘴边的小痣。声线突然压低,“你要是个Omega我可能还对你有点儿兴趣。”



然后他兴致阑珊的松开手,拿起桌上还玩喝完的啤酒,向着阴影更深的地方走去,留下银发学生待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个已经空了的易拉罐。












宇智波止水的一天有些不太平,要问为什么的话,简而言之来讲就是斑来了。所以说斑不光是在带土眼里是恐怖的象征,在其他的宇智波眼里也是。



好消息是:斑是来找带土的。

坏消息是:带土死活联系不上,然后他就被斑盯上了。



现在送走了斑,终于以为自己能够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是带土打来的。


正当他接起电话准备好好和带土谈论的时候,对方的两句话把他惊的一魂出窍二魂升天。





第一句是“喂,是止水吗?”


第二句是“我信息素有些压制不住,你来一下。”


惊了!!!

你们一个个趁鼬不在就来欺负我!!!

他问清地址之后拼了命的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也幸好学校离住的地方不算远,十分钟之内总算赶到了。


还好情况不算是最坏——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带土意识保持清醒,也还能自主行动,就是Omega的气味稍稍有些大。

其中还夹着着一些Alpha的气味。




“你刚刚和一个Alpha在一起?” 一向以温柔儒雅示人的止水忍不住把声音提高一个八度。



“冷静点,本来是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带土皱着眉解释着。“但是我没想到我对他的信息素反应这么大。”



看着带土还算是正常的样子,止水也冷静下来。缓缓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用来遮掩有些浓烈的味道。


宇智波一族的人对同族人的信息素没有反应。不管是Omega也好还是Alpha也好,都没有任何影响。这也是他能和鼬在一起的原因,对于带土,他的信息素也只是起一个隔离的作用,以免让其他Alpha闻到之后失去理智,但对带土本人来讲没有任何影响。



“今天斑来的事我想你应该知道了。” 止水开着车,对后座坐的人说着。“斑让我转告你,下次的发情期抑制剂可能就不怎么起作用了。”


“你离下次大概还有多长时间?”



“大概还有不到两个星期吧……” 带土咬着下唇,避免呻吟声从他嘴里溢出。残留在周身那个Alpha的气味无时无刻拨撩着他,幸好同族的气息让他稍稍缓过来。



“真的不打算找个Alpha吗,这样下去迟早不是办法。” 止水叹了口气,停下车,看着后座的带土问着每天同样的问题。




身体的骚乱大体上已经平复下来了,同样是黑色的眼睛看向止水。


“我不是说过了吗,止水。”

评论(1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