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他们都在向前 而我留在原地

《Campus》04

√abo

√学生卡×体育老师土


√止鼬止无差(哲学恋爱组)

√作者今天依然在放飞自我

√水哥那么可爱当然是用来欺负的啊




止水感觉自己要是不是教师而是保姆的话一定是一个合格的保姆,还是专业的那种。从做饭甜点到说亲无一不精通。

前者是为了鼬,后者是为了带土。


现在他坐在冰冷的客厅抱着他和鼬一起选的抱枕一脸严肃的看着带土。

“我说,带土……”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刚从浴室出来的带土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姣好的身姿就算是在黑暗中也能看到。


心情复杂,话题再一次胎死腹中。

“不不不,我只是想问你身上Alpha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撑着掩饰着被人拆穿的尴尬,止水硬着头皮扯了个话题。



“一个学生的信息素而已,我对他的信息素好像有些敏感,没什么。”带土迈开腿直接跨向沙发的另一边坐下,拿起茶几上温度刚好的水。


再次说到这个事情,止水的面色凝重起来。刚才太心急所以没有在意,现在有必要再重新确认一下。

“你身体怎么样,一切还正常吗?信息素有没有变得紊乱?”



“放心。” 难得的露出柔和的一面。



但止水并没有因此放松,反而更加担忧。带土的身体有问题,本来就不应该大量的用抑制剂。带土用的抑制剂虽说是斑用特殊渠道拿过来的,副作用比一般的要小,但还是有影响尤其是对带土这种特殊情况。那次伤害带来的后遗症本就让信息素紊乱,再加上他的发情期一直是靠抑制剂撑过来的。


“带土。” 止水的表情少有的严肃。“斑这次过来和我说的事情是关于你,再用抑制剂的话不是不起作用这么简单了,你的信息素可能会失控。”


他看着对方的表情,发现后者变那个没有明显抵抗的情绪。继续说了下去。


“你的信息素本来不在稳定状态,一直是在压抑,所以平时的味道才那么小。一旦失控……”

“问你个问题。”带土抬起头打断了止水的话。

“什么?”止水有些疑惑。

“你和鼬……在床上,谁上谁?”

“哈?”

一脸懵逼,话题跳跃太快恕他有些跟不上。

啊啊啊鼬你快回来我治不住这个妖孽!!!














带土躺在床上,刚洗完澡的身体还带着丝丝水汽。他不想让任何东西束缚,尤其因为自己是Omega的原因被一个Alpha所束缚。在社会的眼里,不管是多么优秀Omega最终也只是Omega,这是理所当然的现实。在最后止水也只是拍拍自己的肩膀并没有再说什么,他是为自己好,带土知道。

那个银发学生的信息素还残留着一些,淡淡的萦绕在鼻尖,刚刚用冷水泼灭的感觉再一次窜了上来,一夜无眠。















“今天是格斗练习,你们自由分配。”

黑发男人懒散的将双手插进裤兜里,向着学生们宣布。


说完他然后直接直接地上,手撑着腮帮子看着一群小崽子们玩闹。一旁的一个女生慢慢的度着小步子走过来,声音低低的问他,“老师你不去吗?”

“不,你们练习就行了。”像是怕吓到这个女生,带土专门放低了声音。

当然他没漏掉那群学生们失望的眼神。





格斗训练自然是男女生分开,索性这个班没有Omega,这让带土省了很多事。


时间慢慢流逝着,Bete们陆陆续续地坐在草坪上,剩下的还在练习的学生差不多都是Alpha。


带土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因为人少了许多的缘故,他随便瞥一眼就能瞧见那颗银色的脑袋。

作为一个刚接触的新手来讲,他确实做的不错;作为一个Alpha来讲,身体的反应机能算得上是靠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体力稍稍有些差劲。


带土拧着眉想着昨晚一系列的事情,开始思考自己以前和这个学生有没有过什么交集。

但是想来想去就只有昨天晚上和自己刚开始接手他们班的时候。

或许还有认错他性别的时候。

除此之外,没别的了啊。




Alpha们从汗腺散发出的信息素搅的他有些不舒服,带土皱眉,身子微微向上风向撤了撤。



坐在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学生一点点挪过来,在能能够到他的时候,停下了。


“那个,老师,要是对上很多人的时候怎么办?”男生的脸红扑扑的,有些羞于将这个问题说出口。

“当然是要跑了。”带土理所当然的指了出来,男生们的群架他没有兴趣。


发问的男生哑口无言,一开始说话的女生怯怯的开口,“老师你……打过架么。”

对于女生的态度带土还是好的,他单腿撑起来,将手臂搭在上面。

“打过啊,怎么了。”

听到这话学生们“呼啦”一声围了过来,但是又不敢离带土太近,只是在那名女生周围围成了一个小圈子。

“老师打赢了么?”一名胆子大一点的学生问到。

“嗯。”

见带土回答了,一旁被学习快要逼疯了的学生们开始疯狂发问。

“老师打架的时候碰到过Alpha吗?”

“碰到过。”

“打架的时候不会受信息素的影响么……”

“还好。”

“老师……”

他果然不应该回答这群小鬼们的问题。




“老师,打架的时候你会扔下同伴吗?”

他抬起头,看着站在众人之外发问的银发学生,眼神逐渐变得凌厉。

很好,他所讨厌的两样这个学生都占了。

他站起来,拍拍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冷笑着,嘶哑的声音像是毒,缠绕在众人心头。

“自由格斗训练结束,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对手是我”

没有理会众人的欢呼,他看向卡卡西,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第一个,旗木卡卡西。”







【想想堍竖着一条腿坐在草坪上挑着眼看着“不知好歹”的银发学生,然后周围的学生们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看着他们两个】hhh

@木叶村民 啊太太居然是男生欸【不过没关系,逮过来抱一下】

评论(1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