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他们都在向前 而我留在原地

《Campus》05

√学生卡×体育老师土

√abo

√逃课卡了解一下

√为什么你们总想着堍把卡暴打一顿?[・ヘ・?]

√今日的我依然在放飞~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他们对峙着,谁也肯先移开视线。

“鉴于旗木卡卡西同学在训练上良好的表现,特地挑选你给其他同学做个示范。”带土咬着牙加重了“特地”两个字。

“是带土老师看得起我。” 银发学生笑笑,在众人眼中就像是一个谦虚的学生。







学生们看着场地中间的两个人,在一旁窃窃私语。

“卡卡西桑什么时候惹怒了带土老师。” 一个Bete男生小声说着,生怕被远处凶神恶煞的老师听到。

“谁知道呢?”叫三木的男生耸耸肩,“或许是一开始吧。再说,水真你不用那么怕那个老师吧,他可是个Omega。”

“三木你感觉不到吗?”少年小声嘀咕着

“什么?”

“那个老师身上的气势……”

听到这个回答,不光是三木,连一旁围着的Alpha都开始哄笑起来。

“我说,水真。你生理课有认真在听吗?”

三木好不容易止住笑。“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来说是碾压性的,这样点绝对不会变,你说的那些东西在在信息素面前不值一提。”

“哎哎,水真只是一个Bete,对信息素不敏感啦。”有个黄发的少年在一旁调笑着。

“是吗……我……”

“不过还是很好奇呢他们谁会赢啊?”
站在三木后面的Alpha女班长及时打断了后面更过分的话。

高傲自大、目中无人、好胜心、强占欲、绝对的支配,这些都是Alpha生来的天性。只不过因为性格和后天的教育,有的Alpha将它们埋在心底,有的将它们显露在脸上。

班长隐晦的看着三木,无疑他属于后者。

显然这个话题更能激起年轻学生们的兴趣。

“这还用问吗。”三木嗤笑一声,声音大到全班都能听见。“当然是旗木卡卡西了。”

挑衅的看着远处的带土,比起同为Alpha的相斥,他更厌恶这个出言不逊的Omega老师

确实,就算是对格斗不熟悉,但身份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摆在那里。

“但是……带土老师刚刚说他打赢过Alpha欸……”最开始发问带土的Bete女生怯生生的说着,在黄发少年瞪过来的时候弱弱的躲在女班长的身后。











“听到了没。”带土收回余光,一边应付着卡卡西的攻势一边说着。

“要不要我稍微给你留点儿面子?”他这么说着,手底下却丝毫没有留情的意味。



[开什么玩笑……]

卡卡西苦笑着,他比现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了解带土——他亲眼见过带土干翻三个成年Alpha。

那个时候他才刚成年而已,而自己还没有分化。

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没想到在九年后的今天自己还是赶不上。

这些天听到许许多多关于他的传闻,有着他的过去和现在,净是些不好的东西。




他拉开距离,认真的盯着带土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

本是试探的语言,在此时变成了真实。

“我绝对不会抛下同伴,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

声音在他们两个人的耳边回荡。








所以说他讨厌这样的小鬼,顽固、执拗、认不清事实。

“这就是说要动真的了啊。”






鼻尖萦绕着檀木的味道,和多年以来梦境中的味道重合。

[糟糕了啊……]

在失神的瞬间被带土按倒在地,双手迅速被别在背后,以防他一切的反抗。

即使是这样那个银发小鬼仍然执拗的看着自己,像是一只不服输的小兽,带土挑眉,手上加重了力道。

卡卡西蹙眉,连着筋的痛苦确实是难以忍受。



只是有些话必须说出口,仅此而已。

下课铃恰到好处的响起,是带土先移开目光放开卡卡西,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往教学楼走去。

卡卡西站起来,看着带土的背影。

站在一旁的学生恍若大梦初醒,有几个和卡卡西相处的不错的学生走过去安慰着他。



“切,连一个Omega都打不过,真丢Alpha的脸。”

名叫三木的少年脸色阴沉,没有理众人转身走了回去。














办公室,在止水备着课,时不时瞅一眼日历上画着的日期。

[小鼬快回来了吧……]他想着,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一边空着的办公桌。

这几天让带土折腾坏了,自己活得简直像个老妈子。

宇智波一族,能稍稍治住宇智波带土的只有斑和鼬。


正祈祷不要在有什么突发事件的时候,带土闯了进来。

刚想问又怎么回事的时候,飘散在空中属于带土的信息素让他瞬间严肃起来,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掩盖有些浓烈的味道。



其实这时的味道和普通Omega散发出的味道差不多。

带土不一样。

因为身体的问题,平时他的信息素比普通Omega都要淡,基本闻不出来什么;相反,在发情期的时候,味道会变比一般人更加浓烈;这是性腺不稳定带来的后遗症。


“失控了……” 他强忍着体内的欲焰勉强吐出一句话。

止水的信息素对他不起作用,身体里的情欲只能靠自己熬过。

“你等一下,千万不要出去。”在这个屋子完全充满自己的信息素的时候,止水严肃的告诫带土。

信息素不起作用,只能试试别的方法来缓解。




情欲来的很快,刚刚还能勉强走的腿现在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后颈处已经失去原本作用的性腺疼的厉害,连同着大脑的神经,身体偏偏却软成一滩水,任由欲焰焚干。

那处没有碰过的地方已经开始变得湿润,为Alpha的入侵做足了准备。

这是Omega的本能,他无从反抗。

他没有想到那个学生信息素的味道对自己影响至此,再加上那些话的缘故。在拖下去,自己只能被动陷入完全发情。到时候,估计一向聪明的止水也无计可施。

他慢慢移向止水的办公桌,老头子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止水一定是瞒了他一些东西。








在止水拿着凉水和湿透的毛巾返回办公室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手中的杯子摔碎在地上,碎片溅落满地。

他夺过带土手中的针管,里面的液体已经尽数消失。

“你疯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很疯狂,但是没有想到到这个地步。

“我知道。”信息素的气味慢慢变淡,最后完全闻不到。

当年自己在性腺刚刚被破坏的时候用过一次。

“冷静点儿,不用这个的话最后你也控制不住。”他劝着面前的人。

深呼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下午的课我去替你。还有,我会尽快把斑叫回来。”


【还有36小时】


下午和体育换的课是鼬带着的哲学课,但是鼬外出学习,所以哲学课一律由止水替补。

他看着学生们的名单,一个个点着名。

“旗木卡卡西。”

念到这个学生的名字时候无人应答。

“旗木卡卡西同学在吗?”

他又问了一遍,班里面鸦雀无声。

“有谁知道旗木卡卡西同学去那里了吗?”止水合上花名册,等着有人给他个答复。

班里面的同学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听到下面的学生小声讨论着什么,点起一个男生。

“大概是今天上午和带土老师比试输了觉得丢脸所以没来吧。”

那个男生站起来,随口扯了个理由。

止水还想说些什么,但最还是翻开课本开始讲课

﹉﹉﹉﹉﹉﹉﹉﹉﹉﹉﹉﹉﹉﹉﹉﹉﹉﹉﹉﹉﹉﹉﹉﹉

下下一章斑和柱间应该会出场吧?

Emmm……马上就要开学了

大概开学后会成季更了吧……【望天】

评论(2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