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他们都在向前 而我留在原地

《雪》

四月的雪

初始





四月份的初始,下雪了。

两三个女生们围在一起,讨论着这宛如天赐一般的神迹,时不时的瞄向窗外,看看皑皑的白雪将四月份冒出头的花朵掩埋,独占了原本属于花的春天。她们用手机拍下这一幕并转发到朋友圈,和人们一起分享着来自世界的惊喜。

宇智波带土用手托着下巴,目光直愣愣的看着窗外飘扬的雪花,思绪也不知道随之飘向到了那里。

“下雪了啊。” 当事人无意识的喃呢着,所幸前排的女生们正热火朝天的讨论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并没有人在意他的喃喃自语。


四月份的雪。

以及他记忆中的,那一场六月份的雪。




他偏过头,还是在看着那场本不应该出现的雪。睫毛在他眼下打出一片不怎么明显的阴影,他将唇拉成一条直线,就算是皱着眉头也丝毫不影响那一双好看的杏仁眼。

前排的一个女生看到了,红着脸拉了拉同伴的衣袖,悄悄的指向宇智波带土坐着的地方。那个同伴先是不解,等到顺着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也和先前的女生一样红了脸。她将声音放低,像是怕吵到了那个认真看着雪的男生。


“哎哎,你们知道吗!”一个抱着手机的女生突然抬起头来,话还没有说完,就接受到了来自同伴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她茫然的环顾四周,在扫到宇智波带土的时候瞬间明了。

女生将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展示给另外的两个同伴,在看完上面的内容后。最开始的那个女生感慨:“真是浪漫呢,如果是真的就好了欸。”一旁的女生心不在焉地附和着,眼神还不时偷偷看着那个认真看着雪的男孩子。


拿着手机的女生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同伴,想了想,认真的在那条回复后敲下了谢谢。















六月的雪

我们至今还不知宇智波带土在想什么

半大少年黑峻峻的眼里映着雪,像是怀念又像是单纯的打发时间。

卡卡西,他把这个名字在嘴中嚼了千百遍。

在六月的飞雪里许下的愿望已经支离破碎,现在他该怎么说,带土看着满天的雪突然想到。或许他该和卡卡西打个招呼,礼节性的说一声许久不见;又或许什么都不应说,当成形同陌路。

世界就是那么小,兜兜转转又转回了原点,让人不禁想起造化弄人这四个字。

所有的想法化为了不知是四月还是六月的雪,洋洋洒洒的飘洒在空中。














四月的雪

你还好吗

让我们再把话题转移到这一场奇异的雪上来,医学系系草的发色和这白茫茫的世界完美的融成一体。他拿着手机,看着圈子里少年少女们兴致勃勃的讨论这场雪。

卡卡西低头,将半张脸埋进了围巾里,呼出的热气让他稍稍感觉好受些——他身子骨一向不怎么好。

所幸他一向有着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才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惊的过了头。卡卡西将手机放回风衣里,摊开手掌任由雪花飘落在上面融化成一滴小小的水珠。

琳、带土,下雪了。












六月的雪

仍未知的、过去的事情

六月的雪发生在很早以前,那时琳还尚在人世,他们也仍是少年。

卡卡西抬头望着慢悠悠飘下的雪,琳可是十分喜欢雪,也总是喜欢拉他和带土一起看飘下来的雪花。少时不懂离的滋味,只是满眼看着望着雪的少女以及那追逐着少女身影的少年。

少时的琳总是在他们两个吵起来的时候故作生气,扬言不在理他们。带土很吃琳这一套,终是愤愤不平的瞪他一眼,作为一场闹剧最后的收场。当然,在带土安静下来之后,他也不会再去挑什么事端。在两人平息下来之后,琳会笑着拉起两人的手,将它们叠在一起。

“不可以打架哦,我们三个要永远在一起。”记忆中的少女笑颜如花。


少时的带土莽莽撞撞,抱着寻常孩子所没有的热情。有时候蠢的让他感到好笑,但不可否认那让人挪不开目光。在这之前还不屑一顾的他,在那之后,就被那有些发蠢的笑容吸黏了目光,从此再也没移开过。

关于少时的他,的确没有什么好说。



记忆中的两场雪,其中一场雪下掩盖着三个人的秘密。



卡卡西拿起手机,看到一个学妹在圈中里发出一张关于雪于花并存的图片。

少女总是为了爱恋而忧愁。

他用有些有些发红的指尖快速在下面打出一行字。


传说只要不属于人间的雪开始下的话,那就祈祷吧。如果那血在人间留满一天,你将会与你所爱的人在一起



















四月的雪

掩埋在六月里的秘密


在琳死后他就与卡卡西断绝了往来,一开始是无法承受失去琳的痛苦,疯狂的想要逃离有关于琳生前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旗木卡卡西在内。

带土还清楚的记着他在六月的雪中许下的秘密,他听着琳的话,虔诚的双手合十,认真的闭上眼睛。

[想要和琳在一起。]



少年放下手,转过头时,那双杏仁眼里映出了银发同伴有些落寞的神情。于是他接着又把双手合十,在之前的愿望后又加上了一句。

[嘛,再加上笨蛋卡卡西吧,那个笨蛋没有我宇智波带土大人可不行。]

在那之后他还特地向银发同伴撇去了挑衅般的一眼,对此卡卡西用他那双在小时候以及初==已经见倪端的死鱼眼做了回复,所幸不知情的琳及时出声,这才避免了一场即将开始的腥风血雨。

三个少时人在那时一同许下了只有雪知道的心愿。

带土也还记得,那场雪究没有下满一天,年少眼窝子浅的自己还为此红了眼眶,看着马上眼泪就要掉下来的自己,一向不对头的卡卡西少见的没有挖苦他,反而一改常态安慰在自己。


“雪没有停啊,带土。”一旁的琳在安慰着他,看向他与卡卡西的眼里满是认真。“在我心里,所以我们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在那之后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譬如卡卡西的父亲在那一年的冬天殉职;譬如自己在第二年出了车祸,不得不被族人接走到外地接受治疗;再譬如在自己回去时,等着他的是琳已经去世的消息。

于是他逃了,直到现在。以前避着卡卡西是因为无法承受琳去世了事实,现在避着他是因为逃了太久不知道再应如何对待。

真正的形同陌路。

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成功的将他注意力转移,是卡卡西。













初雪

卡卡西站在樱花树下,已经盛开的樱花将雪染成了淡淡的粉红色,这是个不错的夜晚,只可惜过于低的温度把校园里的行人变得寥寥无几。

他在等着带土,虽然并没有把握带土会不会来,也许自己在这里浪费不少的时间才能等到他,又或者那人根本没有打算来,放着自己等上一夜。

寒风吹的脸有些僵硬,卡卡西不得不伸出手使劲搓了搓。他拿不定主意是走还是留,便这么一直等了下来,也许就真的在这里呆上一夜也说不准。

他看着一个逆着光的身影走来,看着记忆中熟悉的黑发黑瞳,目光描绘那脸上隐约可见的伤痕。卡卡西在不可见的地方叹了口气,还未开口时,心中却早已将那个名字念了千百遍。

于是两人也没先开口,只是沉默的注视着对方。直到一阵寒风夹杂着雪花袭来,顺着缝隙灌进两人的衣服里时,黑发宇智波皱着他好看的眉,开口了。

“找我有什么事吗,卡卡西?”


他声音稍稍有些嘶哑,卡卡西想。不过也难怪,毕竟当年的事情——那一场本不应该轮到带土头上的车祸,它发生的迅猛而又惨烈,鲜血浓郁的现场直教人手足无措。

当年,若不是那黑发幼染驯推了他一把,将死神的手里的他做换成了自己,估计现在的旗木卡卡西早已成了墓碑上面的一个名字。万幸的是,当年的那个小哭包忍痛活了下来,却付出了满身的伤痕。

如今面对现在的带土,卡卡西一时间有些语塞,一个普通的问题,这却不知怎么回答的好。

他看着少年身上单薄的卫衣以及那发红的鼻尖,忽然展开了笑颜。

宇智波带土突如其来的笑惊的愣了神,以至于在卡卡西走近将围巾围在他身上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却被抱了个满怀。

一个蜻蜓点水的拥抱,在带土想要挣脱时就已经结束。他气愤的看向卡卡西,那始作俑者却没有一丝悔改的念头。

“对不起啊,带土。”卡卡西笑着说,嘴边的小痣给他整个人添加了不少光彩。“”好像是吓到你了。银发少年顿了顿,又接着说到。“只是好久不见了,有些想你。”

于是他看着黑发的少年本就通红的脸更红了,还在不停的蔓延着,直到攀上了耳尖;垂在身侧的手攥紧又松开,最后被不耐烦的主人一把塞进了衣兜。

黑发的宇智波终只是留下了一句废物之后就走掉了,但那匆匆而去背影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他走的太急,所以都没有看到在身后一闪而过相机特有的闪光。

白雪落在了少年的黑发上,恶劣的环境让照片里的人影显得十分模糊。

[那满嘴跑火车的止水终究还是说了一句真话啊。]

卡卡西抬头望着不断飘下来的雪花想到。

传说见到初雪的话会给人带来好运。

















四月的初雪

对于医学系的女生来讲,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不是因为那下来一天一夜的鹅毛大雪,而是因为……

她们系的系草可能已经心有所属了。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整个悲伤的故事

昨晚、或许可以说是今天凌晨,医学系的系草发了一张图片。人们辨认了半天才认出那地方可能是学校的樱花树林,可那被抓拍的人却是死活也认不出来,别说是认不出来人,就连男女性别也让人一头雾水。

所幸这里是医学系,你啃只鸡爪子剩的骨头,他们都能给你在拼回去在顺带给你讲解一下每一块骨头的学名,跟何况是那么大的一个活人!

于是在确定了照片里个男性之后,便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学校论坛里《818我们系草的神秘恋人》、《医学系系草的秘密》等多个贴子相继冒出,数目多的如雨后春笋让人应接不暇。

毕竟生活中一尘不变太多,总是要找一些新鲜的事情嘛www


其中的一位当事人还好端端的坐在教室里,在手机屏幕暗下去的瞬间,我们任能从里面窥探到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那图片下面有两个加粗的小字。

初雪







少女的秘密

[希望带土和卡卡西能好好的相处呢。]







番外

止水:满嘴跑火车真的不是我的锅,是带土他不让我说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活在卡卡西嘴中的止水,深藏功与名.jpg】






交党费啦交党费

您的小甜饼以送达♬

估计有些ooc……

不过还是希望你们能喜欢ing(喜欢的话那就留个言吧……)


关于卡卡西最后的初雪其实是……

【初雪,一生的幸运】


还有我们这里下雪了,送给某人,希望四月的初始的雪给他带来好运♪

评论(8)

热度(20)